发行量回升、二级市场走强信用债市场缘何回暖

  经历了2018年震荡调整后,近期发行量出现回升、二级市场走强——

  信用债市场缘何回暖

  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周 琳

发行量回升、二级市场走强信用债市场缘何回暖

  在扩充中期借贷便利(MLF)抵押品、定向降准、启用纾困债等手段救助下,低信用等级的优质民营企业债券认可度出现明显好转,并带动低等级收益率曲线下行。同时,随着低等级债券违约常态化,债券品质优劣也将更加明显地通过市场机制、价格和收益率反映出来,债市发展将更加健康

  曾在2018年震荡调整的信用债市场,近期传出发行量回升、二级市场走强等利好消息。

  鹏扬基金统计显示,2019年1月7日至14日,在一级市场方面,信用债总发行量达2252亿元,净融资达1096亿元,1月份信用债市场净融资情况好于2018年同期。同时,信用债二级市场成交活跃度较高,各等级期限信用债收益率均大幅下行,其中1年至3年期收益率下行幅度最大,有15个基点左右。AAA级主体发行量占比进一步上升。在市场资金相对充裕的情况下,信用债短端下行多于长端,期限利差扩大,信用利差压缩。

  目前的信用债市场缘何出现回暖态势?背后风险是否出清?

  市场已“适应”违约常态化

  自2014年至今,我国债券市场违约个案有所增加,违约主体多样化,违约债务余额明显上升,对信用利差构成了一定风险。

  新华基金统计显示,自2014年至今,违约主体、首次违约主体、违约债券数量、违约债务余额等4大指标均呈现明显上升趋势。其中,违约主体分别为5家(2014年)、21家(2015年)、28家(2016年)、19家(2017年)和51家(2018年至今);违约债券数量分别为6只(2014年)、24只(2015年)、56只(2016年)、42只(2017年)、129只(2018年至今);违约债务余额分别为13.4亿元(2014年)、126.9亿元(2015年)、392亿元(2016年)、361.64亿元(2017年)、1170.02亿元(2018年至今)。

  从违约主体性质看,民营企业违约占比最大,分别为3家(2014年)、15家(2015年)、17家(2016年)、14家(2017年)、40家(2018年至今),国有企业、中外合资企业、外资企业违约个案数量有所上升。其中,国企违约数量由2014年的0家上升至2018年的7家。

 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基金经理施同亮表示,债券违约增多有几方面原因。一是信用环境收紧,包括降低宏观杠杆率、结构性去杠杆、监管趋严等因素;二是金融机构负债增长缓慢,监管政策的长期效果显现,理财业务和同业业务增长乏力,结构性存款等创新工具受到抑制;三是融资结构调整带来对应产业的短期不适应,例如建筑、环保类企业融资出现结构性困难;四是地方政府融资受到一定约束,市场对城投债的信心时强时弱。

  近期,信用债违约增加为何反而带来发行量回升、市场回暖等信号?

  “在当前债券市场风险总体可控情况下,信用债违约个案增加是市场定价回归的过程。早期个别案例处置中具有隐性刚兑要求,不能科学合理反映定价机制。随着低等级债券违约常态化,债券品质优劣将更加明显地通过市场机制、价格和收益率反映出来,债市发展将更加健康。”新华基金固收投资总监姚秋表示,受经济周期与产业周期共振影响,目前违约概率大约从千分之几上升到2%,但违约债务余额占存量债券余额比例仍然较小,违约主体并没有大范围波及国企,债市信用风险总体可控。

  多因素支持信用债回暖

  回顾2018年,民营企业信用违约个案增多,部分地方城投平台非标违约出现。招商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副总监马龙认为,为避免债券市场投资人对低等级发行主体采取“一刀切”策略,2018年债券市场在政策上开启诸如扩充中期借贷便利(MLF)抵押品、定向降准、牵头银行与优质民企合作,启用纾困债等手段救助低等级民营企业。在这些利好因素共同作用下,2019年初,低信用等级的优质民营企业债券认可度出现明显好转,并带动低等级收益率曲线下行。

  “从流动性因素看,2019年1月初,央行降准利好债券市场和企业基本面,有利于信用债市场继续走强。”华商稳固添利债券基金经理张永志表示,国内基本面因素仍是债市最佳的保障之一。近期,国内债市延续强势,现券交投热情重燃,主要利率债收益率下行,10年期国债期货主力合约一度创逾两年新高,都充分反映了基本面因素。此外,2019年初海内外债券市场携手上涨,对国内债市形成情绪上的利好。

相关推荐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